韓國播報台 韓國播報台 EDITOR_O

2018.11.19 22:50

「我是冤枉的!」韓女護士涉嫌偷金手鐲,竟用「這種方式」證明自己的清白!

「我是冤枉的!」韓女護士涉嫌偷金手鐲,竟用「這種方式」證明自己的清白!

太傻了…怎麼選擇這種方式解決事情…


在慶尚南道金海的一所醫院,一位因患者遺失金手鐲,而成為最有利嫌疑人,所以正接受警方調查的40多歲護士,最後因為覺得太委屈選擇用最極端的方式證明自己的清白。

pixabay

在慶尚南道金海的一所醫院,一位因患者遺失金手鐲,而成為最有利嫌疑人,所以正接受警方調查的40多歲護士,最後因為覺得太委屈選擇用最極端的方式證明自己的清白。

8日根據警方的說法,8月16日在金海一所醫院的超音波室裡,一名病患為了照X光把戒指和金手鐲放在自己褲子口袋裡,然後就換了衣服。照完X光換回衣服時,卻發現放在褲子口袋裡的金戒指消失了,於是馬上向警察報案。

pixabay

8日根據警方的說法,8月16日在金海一所醫院的超音波室裡,一名病患為了照X光把戒指和金手鐲放在自己褲子口袋裡,然後就換了衣服。照完X光換回衣服時,卻發現放在褲子口袋裡的金戒指消失了,於是馬上向警察報案。

超音波室裡包括患者在內,還有A女護士(49歲)和醫生共3人。考慮事發當時這些人的位置和動線,警方懷疑A護士是最有利的嫌疑人,但A護士堅決否認,強調自己沒有拿走金戒指。

이미지 출처: giphy

超音波室裡包括患者在內,還有A女護士(49歲)和醫生共3人。考慮事發當時這些人的位置和動線,警方懷疑A護士是最有利的嫌疑人,但A護士堅決否認,強調自己沒有拿走金戒指。

之後約過了2個月,10月中旬時,A護士在超音波的一個箱子下找到了消失的金手鐲,然後轉交給醫院的院務部長。但是確認過事發現場的警察卻判斷在超音波室裡的箱子下面發現金手鐲很奇怪,但A護士仍再次否認並強調她本人並沒有拿走它。

pixabay

之後約過了2個月,10月中旬時,A護士在超音波的一個箱子下找到了消失的金手鐲,然後轉交給醫院的院務部長。但是確認過事發現場的警察卻判斷在超音波室裡的箱子下面發現金手鐲很奇怪,但A護士仍再次否認並強調她本人並沒有拿走它。

因為發生這種事,向醫院提出辭呈的A護士竟在上月30日於金海自家住宅自殺。而A護士在自己的手機裡存了:「說自己是清白的,但是法官和警察還是不相信,我真的好委屈」的訊息。

이미지 출처: giphy

因為發生這種事,向醫院提出辭呈的A護士竟在上月30日於金海自家住宅自殺。而A護士在自己的手機裡存了:「說自己是清白的,但是法官和警察還是不相信,我真的好委屈」的訊息。

承辦此案件的警察說明:「透過測謊器的測試,A護士的測試結果是有說謊的嫌疑,且以當時的情況來看A護士是犯人的可能性確實是很大。」又說:「如果不是發生這樣的悲劇,本來A護士是要被起訴且移送警局的。」最後警方也在積極調查負責A護士案件的擔當檢察官是否有涉及侵害人權的事實。

이미지 출처: giphy

承辦此案件的警察說明:「透過測謊器的測試,A護士的測試結果是有說謊的嫌疑,且以當時的情況來看A護士是犯人的可能性確實是很大。」又說:「如果不是發生這樣的悲劇,本來A護士是要被起訴且移送警局的。」最後警方也在積極調查負責A護士案件的擔當檢察官是否有涉及侵害人權的事實。

如果真的是清白的,時間自然會還自己一個公道。既然金手鐲找到了,其實也不用選擇這樣極端的方式處理事情,痛苦的不只是當事人,留下來的親人朋友也會一輩子活在遺憾中啊…
翻譯自연합뉴스

이미지 출처: giphy

如果真的是清白的,時間自然會還自己一個公道。既然金手鐲找到了,其實也不用選擇這樣極端的方式處理事情,痛苦的不只是當事人,留下來的親人朋友也會一輩子活在遺憾中啊… 翻譯自연합뉴스